改变也许步履蹒跚,但从未停止

我怀疑是否存在一种模式,一种能使人类和自然之间保持永久平衡的模式,我还怀疑是否存在一个完美的社会。但是,我相信存在一些摒弃了现代经济、教育、宗教、社会和政治模式的自治区域,那里有不惜献出生命的活跃个体,他们为思想家、艺术家和科学家播种下的种子提供养分。这些人在各自的领域上打破常规,开创人类共处的新愿景,反对当今的掠夺者。这种改变仍在继续,并通过运动不断地将这一认识传播给更多的人,散播到更多的地方。这个过程可能坎坷艰难,但永不会停止。我已投身其中。普埃布拉,墨西哥。2011年7月24日。Zory。